首页
About Us
公司新聞

半導體全行業缺貨,價格機製為何失靈

浏览量:1477 发布日期:2021-05-10

「價格機製」似乎在此行業已經失靈了。那麽,問題出在哪裏?


導致本輪半導體缺貨的原因有很多,但是行業一般性公認的主要影響因素有三點:


首先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下的「宅經濟」加速了全球數字化轉型,以及汽車,手機領域對半導體芯片的需求顯著增長,大幅增加了整體市場對半導體產品的需求。 


其次是供給側的沖擊,美國對中國的科技產業打壓的情況,全球半導體供應鏈被迫重組的過程,導致了半導體供給的大幅收縮,COVID-19、暴雪/地震/火災等意外事件更加劇了芯片有效供給的減少。


第三點則是在供不應求的預期之下,產業鏈各個環節廠商的囤貨潮。本文通過描述三個影響變量對供需模型的改變,嘗試解釋半導體缺貨潮的演繹過程。


第一階段:初始狀態


我們假設在上述三個影響變量對行業產生影響之前,半導體行業供需總體上是均衡的。並且假設半導體行業的供給和需求曲線形狀符合一般商品的供給和需求法則。因此可以描述一個半導體行業供需曲線的初始狀態:


圖中有著向右上傾斜的供給曲線,意味著半導體產品漲價會有更多的供給數量出現。向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D表示半導體產品如果漲價,則需求量會變少。行業最初處於均衡狀態E0,此時均衡價格為P0,行業的均衡產量為Q0。


第二階段:疫情刺激宅經濟,帶來增量的需求


由於新冠疫情而引起的「宅經濟」,導致全球的數字化轉型加速,帶動了對半導體產業的超額需求。此外汽車和手機行業的產業變化帶來大量的增量半導體需求。因為這種需求增長來的很猛烈,因此推動了需求曲線向右大幅度異動,從D移動到D1。


但是一開始行業層面,雖然很多人認識到需求的迅猛增加,但是產品價格的粘性效應,需求的增加並沒有立刻反應為價格的上漲,此時供給量還是停留在Q0,而現有的價格之下,需求量為Q1,供需的數量之間的缺口Q1-Q0,市場表現為小範圍內的缺貨。


第三階段:科技戰,疫情,自然災害引起半導體供給收縮


雖然這裏列為第三階段,實際上發生的過程可能比第二階段更早,只是該影響因素的體現過程更為緩慢也更為深遠。美國選擇「斷供」半導體產業作為對中國科技戰的主要手段,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導致全球半導體供應鏈不確定性增加,客觀上起到的作用是減少了全行業的有效供給。此外,疫情的全球蔓延和自然災害的連續發生,導致半導體產業供給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呈現在模型裏就表現為供給曲線向左移動。其含義是相同的價格下面廠商提供產品的意願在降低。


由於供給曲線從S移動到S1,意味著現有的P0價格下,供給量與需求量的缺口達到Q1-Q2,市場出現嚴重的供不應求。要達到新的均衡,價格勢必要從P0提高到P1,達到新的均衡點E1。此時均衡交易量開始接近初始狀態。


第四階段:漲價預期帶來虛假的需求增長


當行業大部分人意識到行業供需變化之後,價格將會大幅上漲時,就會有一部分交易率先漲價,例如從P0提升到Pe。此時明確的漲價信號,會讓擔心漲價後成本上升以及擔心買不到產品的買家增加庫存儲備,加上部分囤積居奇以賺取價差的中間商,共同提升了市場上表現出來的需求量,體現在模型中就是需求曲線從D1移動到De。


此時市場體現出來的供需缺口將會是最嚴重的,Pe的價格下,需求量達到Q5,而有意願的供給只有Q3,供需缺口達到Q5-Q3,大於未漲價之前的Q1-Q2。這個階段的市場往往呈現出相當魔幻的感覺,就是價格越漲,需求越強烈。如果不了解整個行業供需的前因後果,會以為出現了向上傾斜的需求曲線。

圖中紅色線Du描述的就是這根向上傾斜的需求曲線,本質上是在價格上漲的預期推動下,需求曲線D1向De移動過程中價格曲線上某個量價組合的運動軌跡。但是這種階段性向上傾斜的需求曲線會讓短線投機者非常感興趣,因為買家會越買越漲,越漲越買,具有極大的低買高賣的獲利機會,從而助推De繼續向右移動,更加驗證了Du的存在性,以至於更多的資金和玩家會加入這種套利遊戲。這也就可以解釋眼下的半導體市場到底發生了什麽。

隨著Du曲線的延伸,供需之間的缺口隨著價格上漲而持續放大,市場會呈現出愈演愈烈的供不應求,即(Q6-Q4)>(Q5-Q3)>(Q1-Q2)。邏輯上,因為供需曲線的延長線在右上的方向永遠不會有交點,因此,理論上價格無限上漲也不會帶來市場自發實現均衡,供需缺口也可能出現無限放大的情形,直到系統性崩潰為止。價格機製似乎在此時失靈了。


第五:長期視角下的半導體供需變化


第四階段會持續多久,沒有人會確切的知道。但是這種向上傾斜的需求曲線總有難以為繼的一刻。因此長期來看,我們應該關註的仍然是真實的供給與需求曲線的變化趨勢。


真實的供給曲線的變化取決於全球半導體供應鏈重組以及廠商擴產計劃完成的時間,真實的需求曲線取決於「宅經濟」帶來的邊際需求量增加的持續時間。漲價預期帶來的重復下單和囤貨需求則難以準確判斷持續的時間,隨時可能因為預期的改變,說消失就會立刻消失。


隨著全球半導體大廠持續增加產能以滿足市場旺盛的需求,這些產能將會在未來的一兩年內陸續釋放,而中美科技戰帶來的全球供應鏈重組過程也會逐漸顯出結果,也就意味著,半導體供給不足的問題,將會在今後的某個時間得到緩解與解決。


此時行業供給曲線將會從S1重新移動回S的位置,甚至以目前的擴產計劃來估計,移動到S2的位置也很有可能,屆時的新的均衡點將會出現在E2。長期來看價格機製仍然是起作用的,並不像短期看起來那麽容易失靈。


從均衡點的移動軌跡來看,理論的軌跡應該沿著紅色箭頭出發從E0移動到E1再移動到E2,但是現實中,普遍的重復下單和囤貨行為可能會令均衡點的移動軌跡最多的時候達到Ee的狀態。當達到Ee的均衡點時,一旦供給緊縮的情況得到些許改善,市場均衡點沿著需求曲線移動,如箭頭①所示,將會表現為價格的下跌。此時市場的參與者發現價格出現下跌,則會停止囤貨和重復下單的行為,轉而出現漲價預期下的需求曲線向左移動,如箭頭②所示,直到接近真實的需求曲線。有時候,這種周期的反向演繹同樣會非常激烈,產業鏈為避免降價時庫存減值損失,拒絕額外訂購,謹慎觀望,甚至甩賣以減少庫存的行為,不僅瞬間令漲價預期帶來的需求曲線消失,還可能讓市場呈現出的需求曲線向左移動到遠離產業實際需求曲線的位置。

半導體行業周期會經歷什麽?

行業的銷售額等於價格乘以銷售量,因此行業處於E0均衡點的時候,行業銷售收入就是Q0*P0,也就是圖中OP0E0Q0圍起來的矩形的面積。用同樣的方法,把4種均衡狀態下的矩形面積放在一起比較看看,大概就能感受到半導體行業銷售收入變化的軌跡了。

從圖中可以看出,第四階段的行業銷售收入會是整個供需變化周期過程中最大的。而現實中一旦缺貨漲價的預期超常演繹的話,相比其他幾個階段,矩形面積的對比差距可能會比圖示更為誇張和放大,因此在向第五階段演繹的過程也就可能更為動蕩和激烈。